我感到最成功的是,不再试图遵循一定